来自 美味 2020-02-01 13:49 的文章

白领应对快餐涨价 混入大学饭堂“蹭饭”(图)

  “午餐华师?”昨天中午还没到12时,龙口东路蓄能大厦一外贸公司跟单员余红艳的MSN收到隔壁办公室“闺蜜”王小姐的暗号,余红艳简单地回了一个大笑的符号,这意味着当天的午餐她俩又要去相隔数百米外的华南师范大学饭堂解决。自从7月底暑假以来,这两个死党工作日的午餐几乎都是去“蹭”华师饭堂。

  记者日前调查显示,由于最近快餐涨价较猛,而华师及暨大又靠近写字楼,每天午餐在这两个高校饭堂“蹭”饭的周边白领群体达两三百人,两高校暑假唯一营业的饭堂被挤得异常火爆。

  从蓄能大厦电梯间沿中山大道步行不到10分钟,余红艳两人就到了华师大校园内的沁园餐厅,她们熟门熟路地直奔二楼餐厅。余红艳解释道,饭堂不能直接用现金,必须先去二楼购买饭票再凭票去各个窗口买饭菜。

  不过昨天中午,二楼入口处营业柜台饭票售卖处排起了长队,一直站到一楼,记者发现排队者一眼看过去绝大多数都是年轻白领,有些明显胸口挂有单位胸卡,还有三位女性干脆就身着某银行的制服。余红艳连连向记者诉苦道,这段时间来蹭饭堂的外来白领越来越多,排队也越来越久,“可惜现在我们这些外来人不能办校园IC饭卡了”。

  趁着余红艳排队的时间,记者来到二楼餐厅,发现总面积数百平方米的大餐厅里挤得满满当当,仔细一看发现相当一部分人明显不像学生。餐厅里的7位男子吸引了记者的注意,他们全部佩戴有工作胸卡。仔细一问,原来是华师西门一家IT公司的工程师。今年27岁的陈工是领着他们来蹭饭堂的带头人,陈工本是华师的毕业生,今年初加入该公司后,开始也是与同事一起叫都城的快餐,“吃久了觉得价格也不便宜”。前不久陈工提议同事一起去华师吃饭堂,“没想到大家一呼百应”,从最初的两三个关系较铁的同事,到现在是整个部门7个人都来“蹭”饭堂。

  本周一记者也在暨南大学看到了类似的景象,与华师大一样,暨大在暑假期间也只开放第一食堂。食堂一楼的饭票售卖处在午餐高峰期同样也是排成长龙。据华师大餐厅售卖饭票的女工介绍,今年暑假来吃饭堂的外来人员明显多了,她估计“可能与外面快餐涨价较快有关吧”。不过华工及华农面积较大,外来人口进入饭堂耗时较多,所以极少有外来人员蹭饭堂,而华师、暨大面积不大,外来人员入校基本不设防而且花费时间不多,所以前来蹭饭的外来人员在午餐时可达两三百人。

  相对于社会快餐店,不少蹭饭堂白领都认为高校饭菜的质量卫生可靠性更高,而且饭堂里的肉菜种类更多,选择性多。

  余红艳表示这是吸引她宁可冒着烈日去蹭饭的主要原因,她说以前看过附近快餐店员工的卫生习惯不好,“给你添汤时手指都浸到汤里了”,“但高校里面都是大学生,学校里面肯定不敢乱来”。而且快餐店一般只有十来种肉菜可选择,“吃来吃去早就吃腻了”。

  其次就是高校饭堂的价格实惠,“午餐只要10元,不仅有两肉一菜还有糖水水果呢”。余红艳昨天中午买的10元餐票,她的菜谱是黄豆凉瓜排骨(1.5元)、清蒸鲩鱼(2.0元)、青菜(1元),再加一份绿豆糖水及西瓜,“够丰盛吧”,但同样是10元去都城快餐或大西豪、真功夫等知名快餐厅的话,就只能买一份低档肉菜。

  记者在现场也发现华师大饭堂绝大部分肉菜都只是1.5元或2元/份,最贵的肉菜也只是2.5元/份;暨大饭堂的肉菜每份价格最高是2元/份。如果只是吃饱的话,在这两个高校饭堂只需要5元就足够了,华师大饭堂一楼甚至还推出4元/份的盒饭快餐。目前天河周边社会快餐店5元/份的快餐已几乎绝迹。

  高校环境清幽,共同进餐的都是大学生,“比社会快餐店的进餐的感觉好一点”。记者连续几日来在华师暨大饭堂采访时发现,多数来蹭饭堂的白领都有大学情结,再加上暑假期间人口也较少,很多蹭饭白领饭后还会在大学里面散散步。7个IT公司的男工程师还有一个念头,“还可以看一看学校里面的靓女,看着她们吃饭心情也好一点”。

  如此之多的外来人员进入高校用餐,对高校本身的管理及饭堂有何影响?记者连续两日联系华师、暨大负责后勤的有关工作人员,但由于目前是暑假期间,高校不少工作人员处于休假状态,一直没有得到回应。不过记者在暨大第一饭堂饭票售卖处发现一张2006年发出的告示,表示非本校师生及工作人员进饭堂需征收10%的资源占用费,不过记者发现这一通知精神并没有真正落实,一方面高校大门基本不设防,几乎多数外来人员可任意进入高校饭堂;另一方面,记者发现哪怕是明显着工装的外来人员购买饭票,学校的饭票售卖者也没有按规定征收10%的资源占用费。

  不过,早在2006年就高校内建筑民工进入五山高校学生公寓饭堂就餐事件,当时广东省教育厅后勤产业办公室有关负责人曾回答媒体报道时表示,学生饭堂不同于一般商业机构,一定要严加管理。据他介绍,高校饭堂享受国家的优惠政策,除了免税,水电费也享受民用电费,具有一定的公益性。一般来说,其他外来人是不允许进入用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