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科技 2020-02-01 13:50 的文章

庆祖国70华诞手抄报内容:国庆70周年黑板报手抄

  1980年8月18日,中央政治局召开扩大会议,讨论党和国家领导制度改革问题。同志发表重要讲话,突出强调制度的极端重要性,深刻阐述党和国家领导制度改革的必要性和基本原则。在同志讲话精神指导下,党中央采取一系列重要措施,推进党和国家领导制度改革,并对中央和国务院机构进行了精简。

  随着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入开展,政治体制不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问题愈益显得突出迫切。1986年6月,同志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上指出:“只搞经济体制改革,不搞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也搞不通。”他强调,要通过改革,处理好法治和人治的关系,处理好党和政府的关系,解决党如何善于领导的问题。十三大对政治体制改革作出全面部署,我国的政治体制改革正式启动。

  2.1992年十四大后,我们党开始探索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如何建设国家政权这一前所未有的历史性课题,推动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沿着民主化、制度化、法治化轨道不断健康发展。

  (1)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十四大后,为适应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需要,坚持和发展社会主义政治制度成为政治体制改革的出发点和重要内容,党的历次代表大会都作出部署。例如,关于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十四大报告提出加强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委会的立法和监督等职能,更好地发挥人民代表的作用。十七大报告提出,支持人民代表大会依法履行职能,逐步实行城乡按相同人口比例选举人大代表等。1995年、2004年和2010年三次修改选举法,2000年制定立法法,2006年制定监督法,健全完善了人大代表选举制度、立法制度和监督制度。

  (2)坚持和改善党的领导。1994年,十四届四中全会把党的建设提到新的伟大工程高度,着力探索解决提高领导水平和执政水平、增强拒腐防变和抵御风险能力两大历史性课题。2004年十六届四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决定》,提出不断提高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能力等五个方面的能力,强调必须坚持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不断完善党的领导方式和执政方式。十七大把执政能力建设和先进性建设确立为党的建设主线。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作用进一步增强。

  (3)提出和实施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十四大后,我国法制建设进入快车道。1997年,十五大把依法治国确定为治理国家的基本方略,提出到2010年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目标。1999年,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载入宪法。至2010年底,我国已制定宪法和现行有效法律共237件、行政法规690多件、地方性法规8600多件。这是我们党领导人民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健全社会主义法制取得的重大成果,标志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已经形成,是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法制建设史上的重要里程碑。

  (4)大力推进基层民主。十四大第一次把我国基层民主制度的形式划定为农村村民委员会、城市居民委员会和企业职工代表大会三大组成部分。十五大、十六大把扩大基层民主、完善基层群众自治制度和机制作为民主政治建设、政治体制改革的重要任务,逐步形成了以村委会、居委会和职代会为主要内容的基层民主自治体系。十七大首次把“基层群众自治制度”纳入中国特色政治制度范畴,基层群众自治制度被确立为我国一项基本政治制度。

  (5)深化行政管理体制改革。1993年、1998年、2003年和2008年先后四次实行机构改革。1993年是第一次在中央全会上讨论通过机构改革方案。这次改革,采取五级联动,中央一级的重点是加强宏观调控和监督部门。1998年改革重点是精简机构和人员、实行政企分开、加强宏观经济调控部门、调整和减少专业经济管理部门。2003年改革重点是减少政府组成部门,推进政府职能转变。2008年改革重点是围绕建设服务型政府展开。这些改革对于形成权责一致、分工合理、决策科学、执行顺畅、监督有力的行政管理体制发挥了重要作用。

  纵观这一时期的国家政权建设,从恢复中起步,伴随改革开放的脚步,适应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需要,沿着民主化、制度化、法治化的方向,走出了一条独具特色的政治发展道路。从此,在走什么样的政治发展道路上,中国人民有了精神上的主动。

  十八大以来,习总书记高度重视国家政权建设,发表一系列重要论述,作出一系列重要指示,特别是在首都各界纪念现行宪法公布施行30周年、在庆祝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成立60周年、在庆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立6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以及在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和十九大,十九届二中、三中全会上的讲话等。这些重要讲话,是指导新时代国家政权建设的纲领性文献,深刻阐述了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不断推进社会主义政治制度自我完善和发展、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等一系列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如,科学概括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内涵②,深刻揭示了我国政治制度“四个能够”③“三个新就新在”④的鲜明特色和优势,明确提出评价一个国家政治制度是不是民主的、有效的“八个能否”⑤的标准,鲜明提出增加和扩大我们的优势和特点的“六个坚持”和“六个防止”⑥的要求,作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是中国领导,以及“党大还是法大”是一个伪命题、“权大还是法大”是一个真命题等著名论断。这些新论述新概括新论断,谱写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学新篇章,为新时代国家政权建设指明了方向。

  在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国家政权建设蹄疾步稳、一步一个脚印向纵深推进,在新征程上书写了新的时代篇章。其中最突出的亮点,我体会有以下六个方面:

  ⒈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维护党的集中统一领导的制度安排不断完善。在国家治理体系的大棋局中,党中央是坐镇中军帐的“帅”。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成立多个决策议事协调机构,加强党对事关党和国家事业全局的重大工作的全面和集中统一领导。从2015年开始,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专门听取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全国政协、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党组工作汇报,形成了坚持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的制度性安排。十八届六中全会顺应全党期待和人民呼声,明确习总书记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十九大把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确立为党的基本方略。十九届三中全会把完善坚持党的全面领导的制度,作为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首要制度安排,从机构职能上把加强党的领导落实到治国理政的各个领域、各个方面、各个环节,提高了党把方向、谋大局、定政策、促改革的能力,巩固发展了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地位和作用。

  ⒉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国家政权建设和党长期执政基础不断夯实。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作为国家根本政治制度,是有效保证能干事、干好事、干成事的政治制度,具有巨大的政治优势和组织功效。十八大以来,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始终与改革同步,与发展相融。党中央对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作出顶层设计,全国人大常委会依法履职,不断创新人大工作体制机制,形成了很多制度性成果。比如,健全立法工作向党中央请示报告制度,建立专门委员会、常委会工作机构起草重要法律草案制度,完善有关专门委员会的设置和职能,加强对宪法法律实施监督,完善备案审查制度,健全代表建议办理工作机制,等等。在加强地方人大工作方面,通过修改宪法和立法法,赋予设区的市人大及其常委会地方立法权,党中央转发全国人大常委会党组关于加强县乡人大工作和建设的若干意见。这些重大改革举措和重要制度成果,推动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与时俱进、完善发展,为确保党的主张通过法定程序成为国家意志、确保党通过国家政权机关实施对国家和社会的领导提供了更加坚实的制度保障。

  ⒊推进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社会主义民主优越性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独特优势,是党和人民的伟大创造。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是人民民主的真谛。十八届三中全会把推进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作为政治体制改革的重要内容进行部署。党中央先后印发一系列配套文件,例如,2015年,中央印发《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中办、国办印发《关于加强人民政协协商民主建设的实施意见》《关于加强城乡社区协商的意见》《关于加强政党协商的实施意见》等,初步建立起我国协商民主制度体系。现在,协商民主已经广泛渗透到国家政治社会生活中,广泛多层制度化的特点充分显现,有力保障了人民有序政治参与,促进了决策科学化民主化,彰显了社会主义制度特别是民主政治制度的特点和优势。

  4.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党和国家组织结构和管理体制实现系统性、整体性重塑。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是一个国家的制度和制度执行能力的集中体现。从形成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看,我国社会主义实践已经进入后半程。后半程的主要历史任务,就是为国家长治久安提供一整套更完备更稳定更管用的制度体系。为此,十八届三中全会把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确定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十九大和十九届三中全会对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作出全面部署。随着各项改革举措的实施,特别是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工作的胜利完成,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能解决的难题,理顺了不少多年想理顺而没有理顺的体制机制,初步建立起适应新时代要求的党和国家机构职能体系主体框架。即将召开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将着重研究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随着全会精神的贯彻执行,国家政权建设必将朝着形成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制度,朝着不断提高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方向深入展开,取得更加丰硕的成果。 南方财富网微信号: